您当前位置是:首页 >>> 石海新闻网
紫芸英:那些流浪的岁月(二)
http://sh.ybxww.com 2013-10-29 来源:石海新闻网

(二)

    失业那晚,夜,很深了,隔了窗望向深邃的夜空,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。这样惶恐的日子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,没有方向,没有目标,看不到希望,找不到出路,那种迷茫的感觉再一次深深地向我袭来。恍惚间,又想起了那些不计报酬加班拼博奋斗的日子,而今,不管你有多么怨恨,曾经付出过多少心血,心中有多少不平衡,一切都结束了,而那些过去的岁月注定只是梦一场!

    后半夜,起风了,披衣下床,夜晚出奇的宁静。在这迷茫的时刻,又想起了十年前离开家时与父亲的促膝长谈,这是我们父女间唯一的一次推心置腹的交流,他说了很多很多,可我只记得最后一句:家中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,不管你在外面受了什么委曲,你随时可以回来!我还回得去吗?!这样的暗夜只不过是人生的短暂时刻,而黎明的曙光终将冲破这黑暗,走向光明.........

    没敢休息,天一亮我就外出找工作。

    由于要求很低,不过两三天,工作就敲定了,德先,一个内审工作,适应长期出差就OK。周一去恒安办离职手续,我有些夸张地向同事宣布我的好工作,并拿出车票,表明我第二天就要出发去西安,结果出人意料,同事都有些冷淡,有些可怜我。在他们看来,我是走投无路,不得不远走他乡混生活。不过,的确如此,那时的我,正穷得想要抹脖子,人也不够沉淀,不过是以这样的方式来掩藏内心的恐慌。辞职手续是完全可以不办的,十年,是永久性员工,然而,我无力与他们过招,也怕刘伟之流压了微薄的工资不发,还是从头开始,走向新生吧!

    办完手续,回家收拾行李。老廖陪我去欧尚超市买了件李小双牌黑色羽绒服。整件衣服肥大且长,要款没款,要色调没色调。我娇小的身材置身于宽大的长袍中,小脸被厚厚的黑色衣领挡住,只有一对小眼睛能依稀分辨出我不是一个年长的人,衣服的长度好歹能让我露出一双脚,而衣袖就更长了,就算我把手伸直了,手指头一个也露不出来,整件衣服给人怪异的感觉,看起来象契柯夫笔下装在套子里的人。当然,衣服并非毫无优点,除了便宜外,穿上毛毛汗立马出来。我在那里哼哼叽叽地不想买,老廖咬牙恨着我,说,管热和就行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的衣服都是老廖把关,记得在认识他之前,买过一件毛领皮衣,想要装扮成有身份的人,结果,刚一结婚,这家伙就下死命令,皮衣必须打包封存,还牙齿恨恨地说,穿起来象个土老财,瓜西西的。

    第二天一早出发,先到西安,领导在那里等我,接下来转战北京。领导童姐长得小巧优雅,笑起来很好看。当然,这样的笑,对于我就十分吝啬了,她总是对我杏眼圆睁,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产生这样的错觉,难道是我有特异功能,她一遇上我,笑神经就会失灵?由于极少出门,十年的办公室生活使我脱离了社会,加上人穷志短,我胆小的性格在她面前展露无遗,起码在两年内,我基本上不敢与她正面交锋,更不敢勇于表达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 若干年过去了,我一直在想,童姐并非对每个人都是如此,作为她唯一能留下来的下属,何以至此?!分析来分析去,我能想到的只有两点,一,那件让人恶心的肥大的黑色羽绒服,让我看起来奇丑无比,毫无内涵;二,她不高的内审水平,必须用这样的严肃,才可以达到压制我的目的。

    2006年的三月初,迫于生计,我穿上崭新的黑色羽绒服,在充满希望的初春,向着光明的北京奋勇前进!